<address id="lblv5"></address>

        <sub id="lblv5"><dfn id="lblv5"><mark id="lblv5"></mark></dfn></sub>
        <thead id="lblv5"><var id="lblv5"><ins id="lblv5"></ins></var></thead>

          要聞 藝文 守藝 文旅 文創 戲曲

          蘇軾書畫在日本

          澎湃新聞 2020-10-12 11:01:19
          A+ A-

          原標題::日本所藏蘇軾書畫名跡

          詩書畫俱佳的大文豪蘇軾在日本知名度也很高。不過,其名聲多是通過詩文甚至中國飲食傳播開來的。這也難怪,因為日本傳統的漢學教育總少不了蘇軾的著名詩文,尤其是匯集了八大家名文的《唐宋八家文》之類讀本堪稱日本讀書人的必讀書,生活中“東坡肉”也是家喻戶曉的中華名菜。至于書法和繪畫,其名聲基本限于相關領域,遠不如在中國這么普及或聲名顯赫。

          蘇軾書畫在日本

          趙孟頫筆《東坡立像》

          日本歷史上雖保存了不少中國宋元書畫名品,但卻鮮有蘇軾真跡。蘇軾書畫真跡真正流入日本,是進入民國以后,先是聞名于世的行書代表作《寒食帖》(即《黃州寒食詩卷》),1922年末由顏世清帶往東京,于民國駐日公使館展出,后以高價售于收藏家菊池晉二(號惺堂)。1923年9月關東大地震時,險些遭焚毀,關鍵時刻被菊池從火海中救出。后來藏家雖欲出手,但由于售價居高不下,多年來此名跡一直輾轉于藏家與古董商之間,直到二戰結束后的日本社會混亂期,為國民黨高官王世杰托人(駐日代表郭則生)從東京購回臺灣。當時張大千也探知了此卷下落,并決意購買,還專程從香港赴日,不料被王世杰搶先一步。

          蘇軾書畫在日本

          蘇軾《寒食帖》(局部)

          《寒食帖》入藏日本數年后,又有蘇軾行書真跡《李太白仙詩卷》為大阪實業家阿部房次郎購得。

          這件帶有蘇軾署款元祐8年(1093)7月的紙本墨跡,書錄(傳)李白詩二首,凡20行,計205字,筆勢勁健,風格超逸。書后有五段金人題跋和三段明清人(張弼、高士奇、沈德潛)題跋,以及流入日本后長尾雨山、內藤湖南等人的題記。其中蔡松年、施宜生、蔡珪等五名金人題跋尤為珍貴,彌補了書畫史上少有金人題跋之不足。對此,高士奇亦在題跋中言及,“蘇文忠公行書真跡,惟寒食詩與此卷,流傳名重,筆墨蒼奇,紙色完好。然寒食詩止黃文節一跋,此則金朝諸老所題凡五,多一時名輩。金人筆墨,世尤罕見,當與蘇公所書并傳?!比毡酒椒采绨妗稌廊返?6卷就曾收錄了金人蔡松年跋文書跡(圖版第95)。

          1937年1月31日,在京都岡崎鶴屋舉辦的昭和丙子壽蘇會上,該書跡與《寒食帖》一同公開亮相,令觀者大為贊賞。阿部死后,其嗣子將其大部分生前所藏,包括《李太白仙詩卷》在內,捐贈給大阪市立美術館,現仍為該館所藏。日本新的文化財保護法制定頒布后,該書跡被指定為重要文化財(指定日期1953.11.14)。

          蘇軾書畫在日本

          蘇軾《李太白仙詩卷》

          民國后期,古董商白堅將蘇軾《木石圖》(又稱《怪木竹石圖》)帶往日本,以“萬余金”售于阿部房次郎。關于此畫跡流入日本之事,張珩在《木雁齋書畫鑒賞筆記》中,曾披露“此卷方雨樓從濟寧購得,后得入白堅手。余曾許以九千金,堅不許,尋攜去日本,阿部氏以萬余得去?!狈接陿?,即當時北京古董店店主方天仰(號雨樓),其于山東濟寧購得此畫跡,后被白堅買去,盡管有張珩欲以九千元留下,但白堅最后還是將其帶往日本,高價轉賣給了阿部房次郎。

          四川籍白堅(字堅甫)嗜古物,精鑒賞,因曾留學日本,又與內藤湖南、須磨彌吉郎等學者或外交官關系密切,即使在“九··一八”事變之后,甚至華北淪陷時期,仍于政商界左右逢源,曾將不少書畫、碑帖、經卷等倒賣到日本,從中大飽私囊。古版本《唐寫本說文殘卷》、李盛鐸藏批量敦煌經卷、三體石經殘石等就是經白堅之手,流失到日本的珍貴文物。民國后期,白堅先后獲得蘇軾《禱雨詩話卷》(又稱《潁川祈雨詩卷》)、《墨竹圖》和《木石圖》等傳世珍品,并收藏于其北京私邸。日本漢學家今關天彭曾于其私邸觀賞過蘇軾《墨竹圖》,并在赴上海(1934年)的船上,與日本駐南京領事須磨等一起欣賞到其行囊中所攜《禱雨詩話卷》。如今《禱雨詩話卷》下落不明,恐跟白堅大有干系。

          《木石圖》是世間僅存的幾幅蘇軾畫作之一,而且被張珩、徐邦達鑒定為傳世蘇畫真跡。不曾想,這件稀世繪畫又從日本流出,2018年6月出現在香港佳士得拍賣會,結果以超過4億港幣的天價落錘,一時引起轟動。

          蘇軾書畫在日本

          蘇軾《木石圖》(又稱《怪木竹石圖》)

          以上是民國時期流入日本的三件蘇軾書畫名跡,其中《寒食帖》與《李太白仙詩卷》曾屢次出現在重大展覽會上,是書法愛好者所熟知的書跡名品?!赌臼瘓D》數十年來一直秘藏于個人之手,很少現身展覽會,只有博文堂制作的珂羅版影印本流傳。

          如此珍貴的三件蘇軾名跡,其中兩件又從日本流出,不免令人生發蘇軾書畫不為日本所重的感嘆。

          蘇軾書畫在日本

          壽蘇會相關資料:富岡鐵齋畫、《壽蘇錄》(上);羅振玉題字、內藤湖南書跡(下)

          不過,在書畫領域,人們對“宋四家”之一的蘇軾還是相當重視和敬仰的,尤其是習書法者,多通過碑貼拓本或真跡印本等學習蘇氏筆法。近代書畫家中,也不乏蘇軾的忠實粉絲,日本所謂“東坡癖”者。如被稱為日本歷史上最后一位文人畫家的富岡鐵齋,對蘇軾就極為崇拜,不僅嗜其書畫,而且還親手繪制過百種“東坡圖”,又因自己與蘇軾同日出生,特制“東坡同日生”及“東坡癖”印章,鈐在自作書畫上。

          另有長尾雨山對蘇軾也十分敬慕,曾邀集京都、大阪等地同好,在蘇軾生誕之日舉辦壽蘇會,展示蘇軾相關墨跡、詩文集、碑帖拓本以及愛用品等,以紀念這位文人書畫家,自1916年始先后舉辦過四次,具體為大正乙卯壽蘇會(1916)、大正丙辰壽蘇會(1917)、大正丁巳壽蘇會(1918)和大正己未壽蘇會(1920)。當時流寓京都的羅振玉也曾攜王國維前往參加,并為事后刊印的《壽蘇錄》揮毫題簽。另外,長尾雨山還邀請文人墨客,舉辦過紀念蘇軾的赤壁會(1922),為擴大文豪蘇軾在日本的影響起到了重要作用。

          (圖片來源于澎湃新聞及網絡,侵刪。)

          責任編輯:段穎 CC004
          點擊查看全文(剩余0%)

          熱點新聞

          精彩推薦

          加載更多……
          金鲨银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