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blv5"></address>

        <sub id="lblv5"><dfn id="lblv5"><mark id="lblv5"></mark></dfn></sub>
        <thead id="lblv5"><var id="lblv5"><ins id="lblv5"></ins></var></thead>

          要聞 軍評 圖片 武器 秘聞 航空

          美國對中國又出重拳,這次打法變了?

          補壹刀 2020-12-12 08:48:54
          A+ A-

          執筆/李小飛刀

          美國反華鷹派抓住特朗普任期最后時間打壓中國的舉措仍在繼續。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周四再次將華為定性為美國的國家安全威脅。

          美國對中國又出重拳,這次打法變了?

          FCC還正式啟動了針對中國電信美洲分部的審查,并已開始撤銷中國電信在美國的營運授權。

          FCC在聲明中表示,他們評估發現華為很容易在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下從事間諜活動,并且說華為和中國軍隊的緊密聯系也是它帶來的重要安全隱患之一。

          連美國媒體都看不下去,直言這份聲明“意識形態色彩濃厚”。

          1

          早在今年6月,FCC已將華為定性為美國的國家安全威脅,華為隨后申請了重新評估。在周四的公開會議上,FCC投票拒絕了華為的這一申請,并且重申了華為給美國的通信網絡帶來的威脅。

          在聲明中,FCC禁止美國公司使用83億美金的政府基金購買華為與中興的設備。FCC上個月也再次確認對中興執行相關禁令。

          FCC委員布蘭登·卡爾在周四舉行的公開會議上說:“我的確想不到除了中國政府和它的協助者之外更大的安全威脅。在這個方面我們的記錄很清晰:中國政府試圖監控美國境內的人員,為了政府安全,間諜活動優勢,以及知識產權和工商業上的優勢?!?/p>

          美國對中國又出重拳,這次打法變了?

          FCC是一個獨立的美國聯邦政府機構,由1934年通信法案所創立,負責規定所有的非聯邦政府機構的無線電頻譜使用(包括無線電和電視廣播),美國國內州際通信(包括固定電話網,衛星通信和有線通信)和所有從美國發起或在美國終結的國際通信。

          美國對中國又出重拳,這次打法變了?

          這樣一家機構本應由技術專家和技術官僚組成。然而在本屆政府的干預下,它也變成了華盛頓執行內外政治斗爭路線的工具。

          FCC委員布蘭登·卡爾在當天的會議中表示,美國“已經翻過了對中國軟弱和膽怯的一頁”,“任何倒退或者軟化都是一個錯誤”。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負責美國通信政策的官員,卡爾和他的頂頭上司,印度裔FCC主席帕伊的興趣似乎不怎么在發展美國日益落后于中歐的通信技術上??栐谕铺厣袭惓;钴S,不是懟中國就是懟拜登,今年4月,他發推稱要與李文亮見面,污蔑中國政府隱瞞疫情,與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上對線,又稱FCC在抗擊美國疫情方面表現良好。本周三,他又聲稱自己希望FCC的運作陷入僵局,別讓拜登的民主黨得逞。

          美國對中國又出重拳,這次打法變了?

          難怪美國媒體稱特朗普在通信領域找到了意想不到的盟友。

          帕伊此前已經表示,拜登就職之日,就是他辭職之時。

          真是條好狗!

          值得注意的是,FCC在此次會議上重點討論并且通過了決定,設立一個針對拆除美國通信網絡中華為和中興設備的經濟補償項目,幫助美國的多個小型運營商開始拆除和置換工作,這些小型運營商大多處在美國的鄉村地區,華為的設備因為價格低廉,在過去十年里成為了許多鄉村運營商的首選。

          坦率的講,FCC的決定實在可笑,美國的運營商都不愿意購買偏遠地區的5G頻段,如果華為要收集美國人的所謂數據,費時費力地去地廣人稀的美國鄉村地區收集數據有什么意義呢。

          但在反華鷹派眼里,這都不是個事,帕伊在今年9月份的時候宣布,他們預估這次置換項目總花費為16億美元,不過這個法案只為這個項目撥款10億美元,并且這筆資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獲得國會正式通過。通信委員會的委員們在今天的會議上再次督促國會盡快通過撥款,幫助鄉村運營商早日開始置換工作。

          FCC委員杰弗瑞·斯塔克斯說:“我意識到,沒有來自國會的撥款,許多的運營商寸步難行。這些小型的鄉村運營商就和全國其他的小企業一樣,度過了非常困難的2020年。在有關這些事情的對話中,小型運營商多次告訴我,他們需要幫助來置換這些設備,這些設備的購買都是合法的,運營商們出于真誠和善意?!?/p>

          目前,FCC正面臨共和黨和民主黨交接班的深度博弈,華為、中興、中國電信乃至整個中國話題都不幸被牽扯到美國內部政治角逐中去,對拜登而言,一個充滿敵意的FCC以及其所留下的極端政策,都是不好收拾的爛攤子。

          2

          “補壹刀”之前的文章已經多次強調,不要對拜登團隊報有幻想。問題是,新政府會在多大程度上繼承和改變前一屆的科技戰政策。

          復旦大學教授宋國友告訴刀哥,美國現政府試圖在特定行業和領域“限華”,這是公開的“陽謀”。即使任內最后一段時間,美國政府也沒有停止這類政策實施,而是變本加厲,試圖創新政策手法,以取得更好效果。

          從此前的“限華”實踐看,美國政府對華經濟政策面臨的最大障礙是市場限制?!芭湃A”經濟政策違背了市場運行邏輯,提高了對華限制性經濟政策的企業成本。這使得美國政府排華經濟政策遭遇市場主體的強烈抵制。

          美國政府顯然意識到了這點,于是不斷用政府補貼來減少市場阻力。在此前對華加征關稅時如此,現在在打擊中國通訊行業又是如此。

          美國對中國又出重拳,這次打法變了?

          值得警惕的是,哪怕美國新政府上臺,這種直接用政府補貼方式打擊中國企業的惡劣手法,恐怕會加強,而不會削弱。

          在經濟戰略導向上,民主黨同樣重視國家經濟安全,打擊那些所謂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中資企業的動力不會減少。

          在經濟理念上,民主黨本身就偏好政府手段,主張政府為經濟運行中應該發揮更大作用。受此理念塑造,拜登政府對華經濟政策中使用政府補貼并不會遭遇理念上的巨大障礙。從對華經濟政策調整看,大多數民主黨人士認為特朗普政府之前過多采用關稅對中國施壓,最終反而傷害了美國自身。要真正打擊中國,美國需要進行政策調整,用政府補貼是必要的政策調整路徑。

          如果拜登政府在對華經濟政策中越來越多地采用政府補貼手法,這將對中國企業涉美正當利益造成嚴重沖擊。

          此前美國推行各種形式的“限華”經濟政策,政治意圖雖然強烈,但來自市場的阻力也很明顯。市場作為最重要的力量,強力壓制了美政府推行“排華”政策的實際效果,從而客觀上保護了中國企業和中美正常的經貿往來。美國政府試圖用政府補貼補償市場主體,減少市場阻力,再加上國內仍然高漲的與中國競爭的政治意圖,推行“限華”經濟政策確實可能會取得一定的進展。

          美國采取政府補貼作為新的政策選項,不會停留在美國市場上“限華”,必然會推廣至雙邊和國際經濟層面??梢灶A見,在更好吸引制造業回流美國這一議題上,美國新政府也會愈發依靠政府補貼方式。更為嚴重的是,如果美國的做法形成“示范效應”,或者是和其他發達經濟體協調,集體性地利用政府補貼針對中國,將會給中國企業帶來更大的傷害。

          如果拜登政府由特朗普的“七傷拳”改為“鷹爪功”,中國怎么辦?

          專家建議,中國應該積極在世界貿易組織內起訴美國。中方的主張很合理,美國政府專門針對中國企業的做法,違背了世貿組織非歧視的原則。而美國政府提供政府補貼來排除中國企業的行為,也違反了有關補貼的規則。

          圖片來自網

          點擊查看全文(剩余0%)

          熱點新聞

          精彩推薦

          加載更多……
          金鲨银鲨